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健康新闻 >

凌风听天籁??读陆春祥散文集《九万里风》_新闻频道_

发布日期:2020-09-09 05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先说逍。消释,我理解,是一种通达、开阔,没有执念和停滞。弘一大师说,识不足则多虑。一个人犹疑不定,常由见识不足导致。回到写作,散文虽被认为是最为自由的文体,但想达到不拘一格、形散而神聚,却需要眼界、见识。

陆春祥笔下自序,极有味道。之前的随笔集《笔记的笔记》《而已》《连山》的序,我都反复阅读,很值得玩味。他主张散文写作“有文、有思、有趣”。他自己即是从内心的一点小涟漪出发,起笔轻盈,不经意间追古抚今,交错出一种气象。自序的表达尤为洒脱。如大鹏鸟,凭借六月飓风掀起的波涛的托浮,277cc生财有道一图库香港港,跃上高空,驰骋于古今中外,毫无阻滞地飞往南冥。妙的是,一阵炫丽的环游,最终又能稳稳回到原点。

文艺报

“聊为逍遥游,凌风听天籁。”立秋已过,仍有暑热。近日阅读陆春祥散文集《九万里风》,顿感纸上卷起豪气,进而,脑海里迸出这两句诗。像是隔空对话,作者聊为逍遥游,读者凌风听天籁。眼前浮现碧蓝高远的天空,还有明净的秋水。

两年前的某夏夜,我在普陀山普济寺的荷塘前伫立。月光下,“接天莲叶无穷碧”。我幻想有一天女下凡,踏着荷叶轻盈行走。然而我问自己,果真敢在荷塘上行走吗?当然不敢。因为荷叶下是水,是淤泥。这泥和水,眼看不到,却知道。恍然略有领悟,佛家所说的“看见”,是用心眼看,不是用肉眼看。所谓心眼,便是你的智慧和学养。

这一次,《九万里风》的自序《假装逍遥游》,真的提到了大鹏鸟。陆春祥从庄子的大鹏鸟起笔,谈自己的“逍遥”之旅。这本散文集,按地理概念分为“东西南北中”五个部分,是作者在杭州,从东游到东、从东游到西、从东游到南、从东游到北的文化随笔。他说,这完全是汉乐府《江南》中“莲叶何田田”的句式。读者莞尔。

逍遥游,是人人向往的状态。台湾文化学者陈鼓应曾这样诠释“逍遥游”:逍,是消释而无执滞;遥,是随顺而无抵触;游,是象征无所拘碍的自由自得状态。我惊喜,这种解读,与我阅读《九万里风》的感受正相契合。

Power by DedeCms